爷爷的那口棺材

2016-09-06 03:52 来源:未知 网络编辑:admin 阅读 报错

文:以待来时

爷爷的那口棺材

童年对某种器物的印记异常深刻,即使临近不惑之年仍挥之不去。譬如,我爷爷的那口棺材。

爷爷七十多岁的时候,身体还很硬朗。一天,他和我的父辈们说:“我年龄这么大了,你们给我买口材吧,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就来不及了”。过几天,大槐树下就多了一口棺材,好像是松木的,前端大,后端小,呈梯形状,没有刷红油漆,做工考究,厚厚的,宽大的。父辈们把它放到了房山头,底下用石块和木方垫起来,周边用席子包裹起来。我知道爷爷很满意和喜爱那口棺材,每天朝霞升起和日落时分,他都要背着手在那口棺材旁转悠,有时还在席子上扒开一个小孔,往里看看,用手指摸摸。

即使到了今天,我也没有搞清楚爷爷为什么那么早就为自己准备了棺材?为什么那样喜爱一口棺材呢?不管什么原因,我看得出来,自从棺材买回来,爷爷心神安泰,好像在说,有这样一口棺材死后与身相伴,6068.com,在另一个世界会过得更好,因为爷爷的脸上时常挂着笑容。

爷爷的那口棺材

过了三年,比爷爷年龄小好几岁的奶奶去世了,父辈们就用事先给爷爷买的那口棺材把奶奶安葬了。我记得下葬前,爷爷摸着材头,自言自语:“你怎么把我的老屋抢去了呢?”尽管当时我还不知道老人把棺材叫做老屋,但听得出来,爷爷的话语中既饱含着对奶奶去世的悲伤又有对那口棺材的不舍之意。奶奶的墓地选在自家自留地的中间,当把灵柩放进墓穴,爷爷流泪了,那也是我一生中唯一见到爷爷的哭泣。当我们将要离开、最后一次给奶奶的坟头磕头时,爷爷说:“此为朝阳之地,那口棺材十年都不会烂的”。

真的过了十年,爷爷八十四岁那年的一个中午,我看见爷爷锈图钉一样的眼睛再也不动了。父辈们急忙去买了一口棺材来安葬爷爷。这口棺材好像是杨木的,比起原先那口棺材,6068.com,薄了不少,也不那么大气,做工也显得粗糙一些。入殓后这口棺材被抬到奶奶的坟旁与其合葬。当挖开墓穴的时候,看到奶奶用的棺木仍然彤红,金粉闪耀,没有一丝的损毁和腐烂。当两口棺材慢慢地靠在一起的时候,两位共同生活了将近六十年的老人,经过了“十年生死两茫茫”之后,又以这样的方式重新相聚了。这时我曾经窃想,一向看重棺木的爷爷,在这几平方米黑暗的空间里会不会像个孩子一样与奶奶攀比?会不会对父辈们心生怨意?会不会安心地走上黄泉路呢?

爷爷逝世以后,他的子孙们时常想念他。爷爷高高的个子,身材魁梧,好像没发过什么脾气。听父亲说,爷爷当过厨师。我小的时候,每当端午节临近,爷爷就在老槐树下包粽子。他把三条宽宽的粽叶摊在小方桌上,用菜刀压住,再折过来,装进米,然后包出一个个大大的、棱角分明的、香喷喷的三角形粽子。爷爷去世后,我走了好多地方都再也没有吃到这么大、这种形状、这么好吃的粽子了,我怀疑他的手艺已经失传了。

爷爷的那口棺材

爷爷离开我们三十年后的一天,我的堂弟看到一则通知:他和奶奶埋葬的地方将开发为风景区,坟主近日将坟墓迁走,否则按无主坟处理。我们这些孙男娣女赶紧共同出钱在公墓买了一块墓地,准备给爷爷奶奶迁坟。那天早晨,经过一个简短的祷告仪式后,我们打开坟墓,墓穴中爷爷用的那口棺材已经严重腐烂了,但盛装奶奶的那口棺材保存还算相对完好。我带上白手套,精心地从墓穴中挑拣着爷爷奶奶的遗骨,眼前不时地浮现出两位老人的音容笑貌,心中却由衷感叹,鲜活的生命终究要化作一堆白骨。

爷爷的那口棺材

再过二十几年,我就到了爷爷买棺材那个年纪了。想到了爷爷买棺材、下葬、买墓地、迁坟这些事,确实给后辈人添了许多麻烦。尽管现在实行火化,仍然要买墓地、下葬的,还要每年来公墓祭扫,这会给儿孙们增加不少负担。由此,我时常想,6068.com,树葬最好,我最赞成的是树葬,如果用布袋、可降解的塑料袋或者纸盒什么的代替棺材盛装尸体,不火化,然后直接埋到树下。这样,我的躯体就可以化作养料,供树木生长,也是我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的延续,同时,又节约了能源,减少了污染,何乐而不为呢?当然,我希望儿孙们尽量给我选一处生态良好、风景优美之地,让我在长眠于大地的时候,也能尽情欣赏这人世间的美丽!

我赞成树葬,不经火化。当然,这是我的一厢情愿。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137.com

相关新闻

至顶 至底